海外大咖说 | 张诗宜博士:岸阔医药科技创业分享

海外大咖说是德国华人书友会全力打造的一档以人物纪实为主的访谈和分享类栏目。栏目以介绍海外有影响力、有特点的人物为主,与读者共同学习、探讨嘉宾在开拓思维、创造更高社会价值等方面的思想及人生智慧,帮助读者在职场以及自我实现的路上更进一步。


嘉宾简介

张诗宜博士,上海交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长聘教轨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岸阔医药科技有限公司(OnQuality)创始人。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目前的研究主要围绕靶向抗癌药物的副作用,其创立的岸阔医药目前已融资近五千万美元。


目录

1. 对生物医药行业创业的一些理解

2. 创业动力和契机

3. 创业经历

4. 跨国团队




对生物医药行业创业的一些理解





1. 需求侧

需求侧的本质就是,不论做药也好,做医疗器械也罢,都是消费品。一种被高度监管的消费品,必须通过临床实验才能成为商品,商品定价的时候会针对一些需求反馈来定价。这里的需求必须是一种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比如创可贴,我们每个人都能接触到,完全不具有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所以创可贴基本上是融不到资的。


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可以分成三类:

1)目前市场上完全没有,比如乙肝目前是不能被治愈的,如果有一种方法或者一种药物可以治愈乙肝,那就是解决了一个之前完全没有被解决的需求;

2)目前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未被满足,比如一些药物的周期是三周,如果新的药物或者方法可以缩短到三天,哪怕是同一类型的,但是更具疗效、安全性更好、副作用更小,成为这个领域里最优解;

3)填补国内或者某一区域的空白,因为整个生物医药领域都被各个国家严格地监管着,每个国家具有不同的监管策略,不同的法规,那么就会有需求空白的区域出现,这也算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顺便提一句,我们公司做的是第一种。

Quelle: openaccessgovernment.org

2. 供给侧

供给侧就是对于某个病症,通过对病理的不断研究给大家带来好处,比如通过其他方式治愈或者缓解病痛,比如通过AI或者新的筛选方式将治疗的某个环节的成功率提高。


不论是需求侧还是供给侧,本质都是一种科学的进步,需要不断积淀一点点地进步。但是科学的进步放眼整个历史的长河中,又是那么的不起眼,也许在今天看来是突破性的进展,转眼间又因为各种原因而幻灭成为没用的东西了。


3. 作为创业者的个人选择

成功所带来的名望可以让之后的事情变得更加简单。比如最开始选择一些高确定性的东西去做,并且取得了成功,获得了名望,让自己身边的投资人挣到了钱,自己也在财富方面更加自由从容,于是大家看到了这个幸存者偏差之后,会让他之后做很多事情更加从容。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才适合做供给侧类型的创业。

我以自己的经历举例,因为我之前只是交大的一个老师,并没有成功,没有前置。所以只有脚踏实地地做技术,真实必要地解决一些需求,然后才可以畅想其他的可能。因为供给侧往往是一些新的技术,这些技术都非常硬核,甚至硬核到在短暂的未来都没有需求。需求侧则没有特别硬核的技术,更多的是一些特别的思想。所以我才会想到让自己从需求侧入手。


创业动力与契机





我最开始的动机就是做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当我逐渐认清自己不是一个喜欢做纯学术研究的人的时候,我决定做一个产品。后来开始创业了,就要对自己的股东负责,以此鞭策我不断前进。

契机则是,我一直想从需求侧的角度触发,寻找一些能够解决需求的现有技术,我不断地寻找,从纳米研究到如今的这个有很大空白的区域。给我带来的经验就是哪怕只有一个机会,也要花很长的时间让它落地。

创业经历





2018年的时候,我萌生了创业的想法,真正实施去做则是2021年了。

我2016年回国,16到18年这两年中,我主要在搭建实验室,做实验数据,随着实验不断推进,我逐渐萌生了创业的想法。有了想法之后,我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跟很多投资人打交道,虽然没有明确地找他们融资,但是在接触这个圈子,学习这个圈子的思维和语言。

之后我做了一个现在看起来有些夸张的决定,我去找家人朋友借钱,一共借了一千多万,而且签署了协议,这些借到的钱对我是无限连带责任,如果在未来十八个月内能融到资的话,按照投资人的三分之一的价格变成股票,如果融不到资,如数返还。

当时学习了很多关于投资的知识,因为我之前都在象牙塔中,并不了解药物研发的全过程,也没有在供应链工作过。于是18年开始,从一个朦胧的概念,一步一步地做细胞,做动物,临床一期二期三期,直到最终上市。虽然现在回顾时感觉很简单,几个字就能概括,但是从当时的一无所知,到如今的状况,真的经历了很多。

Quelle: thoughtco.com

再举个例子,因为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于是就让猎头帮忙寻找各个职位的人,面试的过程也是我自己的学习过程。假设你现在放几分简历在我面前,我跟他们聊,我基本可以分辨谁的行政能力更强,谁的研发能力更强。

“如果自己不会做的话,就寻找会的人来做。”

我自己本身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历,也没有创业过。我只有看书了,看一些大佬们写的书籍,比如雷军说到自己创办小米的时候,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时间是在面试人。我就想,好吧,我也照本宣科执行一遍。

到了2019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寻找融资,恰逢出台新的融资政策,于是我们在项目的春天,遭遇到了资本的寒冬。不过毕竟我们的项目质地很好,再加上优秀的团队,差不多到19年十月份的时候,我们终于融到钱了,融资方还是像经纬中国、博远资本、国科嘉和、丰瑞资本这样的一线VC,林林总总一共一千七百万美金,于是我们进一步完善团队,还有承诺将之前借亲戚朋友的钱债转股等等。

目前融资计划依然在继续,马上就会达到五千万融资额。我们的项目想要往前推进,就会非常非常地烧钱,虽然看起来融资额巨大,但是依然有些“捉襟见肘”。

2020年遇上了Covid-19,我们临床试验入驻美国遭遇了一些挫折。当时选择在美国做临床实验,一是因为美国的医疗领先全球,二是希望被国外的大公司并购。结果不巧遇上了Covid-19,现在想来要是选择在中国入驻,情况会好很多。

不过20年也有好事发生,比如我们找到了CEO。面试CEO,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我们当时发动了很多高端的猎头去美国找人,我们的目标是找一个做过商业合作的美国人。因为整个生物医药行业都处于大鱼吃小鱼的状态,我们当时自认为我们是条小鱼,做一段时间被大鱼吃掉就好。最后找到了曾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做过的人来当我们的CEO。


跨国团队





建立了一个优秀的跨国团队,这也是我创业路途中非常自豪的事情。我只是这个公司的科学创始人,我们的CEO Mike是一个已经有二十多年从业经验的美国人,他曾经有两次不错的交易,均成功把自己的公司卖给了大公司;唐红博士也是我们的共同创始人,他拥有二十多年的研发经验;当然还有我们的联合创始人交大老师罗辑。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是一个非常小的公司,总员工数不到二十人,但他们都是在各自领域中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人,我们的大部分实验都是外包给其它实验室去做,当然目前整个生物医药行业中,都会将实验外包的,分配一个人去管理和对接。

有一位投资人这么跟我讲,完全没有想到你这个在生物医疗界没有呆过一天的人,能够建立起这样一个团队。

而我认为,自己反而是得益于这个“劣势”,因为很多创业者都是希望能带着自己的朋友创业,总会在自己的圈子里去寻找。因为我天然地不认识这个圈子里的人,所以我不得不动用大量的猎头去寻找我需要的人,不断地去面试各种各样的人,甚至完全没有设想过的岗位的人。寻找之前,我先会想想我希望把公司打造成什么类型的企业,然后把猎头发我的简历拿出来一一画像,按图索骥,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找人。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推进,不断寻找需要的人,直到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团队。

至于为什么是跨国团队,也是因为这个业态的关系,我们做全球创新的东西,不同国家的人都在往前推进,每个国家都有自己推进进度更快的方面,另外就是我们的目标就是未来被国际大药企所收购,我们也希望可以更加国际化一些。


Quelle: cancercenter.com

在未来的一两年中,我们会把我们的项目逐渐地推向临床阶段,希望最终都能给病人带来收益,让病人不用那么痛苦。


特别鸣谢:

北京自在读书会

中德职场训练营



文字:之博
排版:渔翁



海外大咖说 往期回顾












更多活动可以在微信号中回复“ 活动 ” ,期待你的参与!


Join us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