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疫情之下的能源圈(下)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上篇以“能耗与排放”、“可再生能源”“电力”和“居家办公”为关键词,摘选出国际能源署2020年发布的能源数据。下文将继续分析疫情影响之下的“交通出行”与“投资&就业”。

交通出行

图13:全球主要市场汽车销量(左)和电动车销量(右),2015年-2020年 [1]

2020年,全球道路车辆的替换率预计较低,这将使老旧、效率较低的车辆在市场上停留更长时间。根据一项消费者信心调查,2020年美国和欧洲市场的新车购买量将比正常水平低25%左右。在中国等新兴市场,消费者似乎更愿意购买新车。尽管有迹象显示中国等关键市场的汽车销量增长较快,但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仍将下降16%。虽然整体销量有所下降,但2020年新增车辆中电动汽车的比例将会更高。

2020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略微超过2019年的总销量,达到230万辆以上,在汽车总销量中所占份额将从2019年的2.5%升至创纪录的3.2%。这使得全球上路的电动汽车总数达到约1000万辆的新纪录,约占全球汽车存量的1%。

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但电动汽车的价格也在持续下降,从拥有总成本来看,电动汽车在一些国家正逐渐变得有竞争力。影响因素包括燃料费用、购买成本以及近期低油价的影响,而低油价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电动汽车的竞争力。此外,各国政府已迅速利用刺激计划,加大对电动汽车的财政支持,包括G20经济体拨出的120亿美元。[1]

图14:全球航空客运量走势,1980年-2020年 [1]

新冠病毒危机已导致商业航班和航空客运出现前所未有的崩溃。在4月旅行限制最严格的时候,全球商业航班比2019年4月减少65%至75%,国际旅客需求减少98%。截至11月中旬,国际民航组织预计,2020年的航空客运量将比2019年下降60%。预计亚太地区降幅最大,欧洲紧随其后。

国际铁路联盟预计2020年全球客运铁路需求将比2019年下降至多30%。平均而言,每位乘客乘坐火车的能源效率至少是乘飞机的12倍。因此,由于铁路需求的下降低于航空需求,因此从航空向铁路的净转变将大大减少总能耗和排放。新冠肺炎可能加速欧洲和中国从航空旅行向铁路旅行的转变。高铁需求的增加,以及航空业低于预期的增长,将使欧洲在未来10年内新增800列高速列车,全球所需飞机数量减少近200架。早前国际能源机构的分析已经表明,大约14%的航班可以竞争性地转向高速铁路。然而,在其他国家,至少部分国内航空旅行可能会被汽车旅行所取代。从航空转向铁路很可能大大降低能源强度,从航空转向汽车几乎没有改变,而从铁路转向汽车则增加了能源强度。[1]

图15:公路运输量与航空运输量的变化,2019年vs. 2020年 [2]
由于全球封锁措施,占全球石油需求57%的机动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在实施封锁的地区,道路运输下降了50%至75%,截至2020年3月底,全球平均道路运输活动几乎降至2019年水平的50%。某些地区的航空旅行几乎已经停止,一些欧洲国家的航空出行量下降了90%以上。到2020年第一季度末,全球航空活动下降了令人震惊的60%。由于流动性下降,仅在3月份,全球石油需求就创纪录地同比骤降1080万桶/天。随着全球航空活动的骤减,与2019年相比,航空燃油是需求下降幅度最大的石油产品。受到Covid-19防疫措施的影响,汽油是需求绝对下降幅度最大的燃料。在世界最大城市实施封锁或其他限制措施后的几天里,道路交通大幅下降。导航设备制造商TomTom提供的数据显示,3月中旬,伊斯坦布尔、洛杉矶、墨西哥城、孟买、纽约、巴黎、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多伦多等城市的拥堵高峰下降了50%至60%。有证据表明,法国和英国的汽油需求在限制期间下降了70%。据估计,与2019年第一季度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的全球汽油需求减少了170万桶/天。由于经济活动减少以及铁路和公共汽车运输受到限制,柴油需求下降了150万桶/天。[2]

投资&就业

图16:全球能源行业总投资,2017年-2020年 [3]

2020年上半年能源投资活动下降的速度和规模是史无前例的。许多公司控制开支,项目工作人员被限制在家中,计划投资被推迟、延期或者搁置,供应链中断,导致2020年能源投资将出现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降幅,资本支出将比2019年减少五分之一,即近4000亿美元。由于封锁,几乎所有投资活动都面临一些中断,无论是由于人员或货物的流动受到限制,还是由于机器或设备的供应受阻。但2020年对投资支出(尤其是石油投资)的更大影响,源于能源需求和价格下降导致的收入下降,以及未来几年对这些因素的不确定预期。

石油(50%)和电力(38%)是2019年全球消费者能源支出的两大组成部分。然而,据国际能源署估计,到2020年,石油支出将大幅下降超过1万亿美元,电力部门收入将下降1800亿美元(由于需求和价格影响,许多国家的未付款率将上升)。与能源相关的政府收入——尤其是在主要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受到了严重影响,对国有能源企业的预算产生了连锁反应。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对计划支出的修正尤其严厉,据国际能源署估计,2020年该行业的投资将同比下降约三分之一。这已经引发了借贷的增加,以及受限制的支出将持续到2021年的可能性。

电力行业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较小,公司宣布的削减成本也要低得多,但国际能源署估计资本支出将下降10%。此外,汽车销售、建筑和工业活动大幅减少,势必会阻碍提高能源效率的进程。

总的来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市场和决定世界发展趋势的主要因素;在第一季度采取了强有力的封锁措施后,工业活动相对较早地恢复,抵消了2020年能源支出预计下降12%的影响。美国则因为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更多(大约一半的美国能源投资给了化石燃料供应),导致其投资下降幅度更大,超过25%。据估计,欧洲的降幅约为17%,其中电网、风能和能效方面的投资比分布式太阳能光伏和石油和天然气方面的投资要好,后者的投资大幅下降。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碳氢化合物工业发达的发展中国家,受到了此次危机最严重的影响,因为收入的下降更直接地转化为投资资金的减少。[3]

图17:2015-20年公用事业规模新增可再生能源电厂的最终投资决定 [4]

借助最终投资决定FID(可再生能源长或任何其他基础设施项目开始建设之前的最后一步)数据,我们可以知悉融资界和投资者对实现可再生电力项目的兴趣程度。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用事业规模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不包括大型水电)的最终投资决定数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0%。其主要原因为关键市场的获支持资格截止期到期。但与新冠疫情引起的经济不确定性有关的风险规避也是一个因素。2月/3月疫情大流行的最初冲击导致了自2017年以来的季度最终投资决定数额跌入低谷。

2020年上半年下跌幅度最大的是陆上风能,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36%。在中国和美国,为了在政策截止日期前交付项目,陆上风能融资活动于2018年和2019年激增,并预期将在2020年放缓。相比之下,在所有可再生能源技术中,海上风能相关的最终投资决定最多,因为新冠疫情并没有延误欧洲这个最大市场的重大交易。荷兰、英国和法国的开发商已完成近5吉瓦新增还剩风电容量的融资,而在中国,若干大型海上项目的融资已在2021年上网电价(FiT)逐步淘汰截止日期前完成。2020年上半年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光伏项目的最终投资相对稳定,仅比2019年同期低4%。[4]

图18:上市能源企业指数成分股股价和主要指数,2018-20年 [4]

尽管经济前景不佳,但上市的可再生能源设备制造商和项目开发商仍是颇具吸引力的投资选择。由于上市企业必须提供用于评估其财务表现的透明方法,因此股市能够反映出企业的投资回报率和财务健康状况。自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可再生能源产业的股票表现一直保持着韧性。2020年3月,由于担心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世界各地的股票市场出现了大规模抛售。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制造商的股价大幅下挫。由于收入暂时下降,许多企业上半年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跌为负值。然而,主要风能和太阳能公司由于大量订单积压表明需求增长和中长期业务健康,股价已反弹到历史新高。中国主要的太阳能模块制造商宣布计划在中期将太阳能板制造产能翻一番。可再生能源生产者在很大程度上没有收到疫情大流行的影响。大型可再生能源独立发电厂(IPP)的股票价格已从3月份的损失中恢复,并于10月份创下新高。与公用事业企业相比,可再生能源独立发电厂从具有长期(10-25年)固定价格合同的现有项目中获得稳定收入,规避了电价下跌带来的风险。[4]

图19:“可持续复苏计划”中按措施和类别分配的建议平均年度支出 [1]

国际能源署的可持续复苏计划展示了如何在Covid-19危机之后维持和创造就业机会,促进经济增长,提高能源部门的可持续性和韧性。能效行动(包括对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城市建设是该计划的最大组成部分,在未来三年每年1万亿美元的公共和私人投资计划中占了一半以上。针对提高能效的投资是该计划的核心,因为许多节能产品和服务具有成本效益,现有方案可以在短期内加大力度。此外,能源效率项目为劳动密集型,这意味着投入的相当一大部分资金将流向劳动力,帮助维持现有就业机会并迅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在一些技能障碍最低的部门,能源效率投资也可以为失业工人提供就业机会。[1]

图20:至2020年十月底已宣布的与公共能源效率相关的经济刺激资金,按措施分类 [1]

提高能效的支出正在成为政府清洁能源刺激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许多政府的经济救济和刺激计划仍在制定中,但截至2020年10月底宣布的能源部门公共支出中,约有1140亿美元被分配“清洁能源刺激”的措施中。此外,各国政府还提议通过监管改革、税收减免或暂停征税和特许权使用费,以及购买债务或股权等方式支持能源部门。截至2020年10月底宣布的公共清洁能源刺激支出中,约有58%(总计660亿美元)用于能效相关措施。如果将杠杆式私人投资考虑在内,已宣布的与能效相关的刺激计划有潜力创造500万个工作年(job-years)。[1]

图21:欧盟2021-2027年财务框架 (欧洲经济复苏计划重点财政方案) [5]

欧洲经济复苏计划的重建基金将主要服务于未来气候和数字化的任务(30%的支出)。例如,约100亿欧元将流入 “正当过渡基金”,该方案将帮助传统经济结构地区顺应欧盟的气候保护政策。此外还将加大科研经费投入,共有50亿资金将流入 “欧洲地平线 “科研项目。[5]

表1:工业、建筑和交通领域估计由已宣布的与能源效率相关的经济刺激措施创造的工作岗位(单位:job-years),按地区分类 [1]

表2:预计由已宣布的与能源效率相关的经济刺激措施可以创造的工作岗位(单位:job-years),按措施分类 [1]

截至2020年10月底的各政府公告表明,支出正被导向具有创造就业潜力的行业。建筑物能效措施(包括新的节能建筑和改造)获得了大部分已宣布的能效支出。在建筑物能效上每花费100万美元,平均可能会创造大约15个就业岗位,迄今为止的支出承诺估计将创造大约340万个就业年。建筑物的效率改造,例如现有的住宅、学校、医院或市政设施,可以在今后几年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因为它们属于最劳动密集型的清洁能源措施。家庭节能改造支出的60%可以流向劳动力,激活当地价值链,促进经济发展。

在能效领域创造就业机会仍存在很大潜力。国际能源署可持续复苏计划(IEA Sustainable Recovery Plan)预计,三年内公共和私人部门在家电能效方面投入1600亿美元,可以保护或创造180万个就业年。但近期公布的刺激计划几乎没有注意到支持家电升级和客户对升级的需求,这可能导致能效大幅下降,并危及家电制造业的就业。
尽管迄今为止已宣布为工业能效提供30亿美元的公共资金,但这仅占IEA可持续复苏计划中提出的总支出的三分之一。与预估的杠杆式私人投资相结合,用于提高工业效率的经济刺激支出可以保护或创造约210万个就业年,相比之下,目前支出创造的就业年估计为59万个。
已承诺的与能源效率相关的公共刺激支出,加上预期将吸引的杠杆私人投资,可以保护或创造500多万个就业年。尽管许多国家的政府仍在设计能源领域刺激方案,但国际能源署可持续复苏计划显示,如果各国政府承诺提供2100亿美元的额外资金,以进一步释放8900亿美元的私人投资,就可以多创造近1200万个就业年。[1]




References

[1]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Energy Efficiency 2020.

[2]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Global Energy Review 2020.

[3]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World Energy Investment 2020.

[4]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Renewables 2020.

[5]     Die EU im Jahr 2018 — Gesamtbericht über die Tätigkeit der Europäischen Union. https://op.europa.eu/webpub/com/general-report-2018/de/#future.

Jia
Ru
Wo


Men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