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把《三体》三部曲版权卖到全世界的?三体在全球到底有多受欢迎? 我们怎么选择书籍来对外输出?

德国华人书友会

科幻主题读书会/讲座(总第152期)

时间: 2021年01月24日 德国14:00-16:00点(中国21:00-23:00点)

形式:腾讯会议(VooV meeting)在线讲座

主题: 我是怎样把《三体》三部曲版权卖到全世界的?

主讲人:宋亚娟 女士

漫传奇文化首席运营官,合伙人

《三体》海外推广人,2016年优秀版权经理人

讲座流程

  • 出版《三体》的艰辛经历

  • 三体在全球到底有多受欢迎?

  • 我们怎么选择书籍来对外输出?

  • 问答环节

  • 书友分享彩蛋

出版《三体》的艰辛经历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能与德国华人书友会的小伙伴们分享,我在公司主要是担任翻译出版业务的。《三体》是我做的第一个项目,从三体到今天我已经在这个行业做了将近十年。我大学是图书馆学专业毕业的,做翻译出版是半路起家,我所有的经验都是从边做边总结得到的。

当初发现《三体》这部书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我当时的部门总监,现在漫传奇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李先生,他在2012年夏天的一个下班途中,打开收音机听到CRI 频道读书类节目的介绍,介绍当时中国最受欢迎的科幻小说,销量已经达到40万套,不只是科幻迷,在互联网上也有很多企业家阅读《三体》,并且自发推荐,当时是口碑和市场都很好的作品,是科幻小说的破圈之作。我们做了市场调研,评估翻译出版的可能性,再递交评估报告给公司。

我们当时的策略就是先买下英文版权,先翻译全文,再联系出版社合作。但是当时我们的这个项目计划是不被看好的,当时我们也和同行讨论过,被认为是个大胆,甚至是天真的想法。在出版界普遍认为“引进易,输出难”。我们是零经验,也没有自己的译者,若要进行译者的签约,和英语版权的购买,在前期也是一大笔投资,我们有国外非文学类的销售渠道,但对于科幻小说相当于还没有海外推广渠道。要特别感谢当时的公司领导,我们才有可能特批通过这个项目。

跟刘慈欣老师接洽上后,得知当时我们不是第一家来谈论翻译出版的公司,我们有不少竞争对手,当中不乏竞争力强劲的出版社。大概是我们的诚意和务实运作方案打动了刘老师,我们才能拿到了代理。

以下是从签约到出版的重大历程碑:

请了三位翻译者,分别进行《三体》第一,二,三部的翻译

这三位译者分别是:

第一部:Ken Liu- 华裔科幻小说作家兼翻译家-刘宇昆。

第二部:Joel Martinsen- 乔尔·马丁森,来自美国,汉名周华,中文相当好。

第三部:Eric Arbrihanson- 艾瑞克·亚布拉罕森,来自美国,在中国待了11年的资深汉学家。

2014年和2015年是最重要的时候,这个时候三体的国际影响力是空前的,而《三体》荣获雨果奖,则是爆发般地把三体推向了中国原创科幻神作的地位。获得了雨果奖后,才陆续授权了海外其他国家的翻译本。

以下是各个国家的三体外语版的封面给大家欣赏:

由左到右分别:

第一排:英语(美国版),英语(英国版),德语,日语,俄语

第二排:西语,意大利语,罗马尼亚语,芬兰语,荷兰语,法语

第三排:乌克兰语,匈牙利语,波兰语,捷克语,葡萄牙语,泰语,土耳其语。

特别说一下,乌克兰语是俄语区体系下的小语种,能出版已经是很难得的,这本书甚至是再版的,而且出版社还愿意花钱再重新设计一次封面。

三体在全球到底有多受欢迎呢?

(数据篇)

-已经输出近30种语种。

-英语,德语,日语,俄语累计销量300万册以上。

-英文版本销量至2019年底达到210万册。

-《三体》的第三部-死神永生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

也同时刷新了两项记录:

-第一项记录: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对外译作销售最好的作品,

-第二项记录:首次有中国原创小说译作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的记录。

另外在德国《三体》也是连续16周在畅销书榜上,最好的名次是第4名。

《三体》日语版,在日本更是大受欢迎

-纸质版登日本亚马逊文艺作品销量榜榜首

-电子书销售首日为日本亚马逊畅销书榜第一名

-池袋一家书店的畅销书榜,《三体》位列畅销书榜第一,东野奎吾排第四。

三体在全球到底有多受欢迎呢?(评论篇)

《三体》国外评论

-“A milestone in Chinese science fiction”- 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

-“[Liu’s] writing evokes the thrill of exploration and the beauty of scale…. Extraordinary” –THE NEW YORKER (纽约客)

-“Top-flight SF; smart, informative and engaging”-SFX (英国科幻媒体)

– “This is a must-read in any language.”-BOOKLIST(书单)

– “A marvelous mélange of awe-inspiring scientific concepts, clever plotting and quickly yet plausible characters.’-TLS(泰晤士报)

– “Remarkable, revelatory and not to be missed”-KIRKUS

其中BOOKLIST 和KIRKUS review 是美国图书馆采购的风向标。在德国知名媒体,WELT, SPIEGEL Kultur, Süddeutsche Zeitung, 以及stern 也都有特别报道《三体》。

忠实读者书迷:

-奥巴马 (有趣的是白宫人员甚至去出版社索取当时还没有出版的第三部-《死神永生》来当作奥巴马的生日礼物,可见他对这部作品的喜爱

“just wildly imaginative, really interesting [….] the scope of it was so immense. “

-扎克伯格:“the next book for A Year of Book is The Three-Body Problem by Liu Cixin. It’s a Chinese science fiction book that has gotten so popular there’s now a Hollywood movie being made based on it….”

-乔治·马丁《冰与火之歌》的作者:“A breakthrough book…. A unique blend of scientific and philosophical speculation”(突破性的书,科学与哲学的独特结合)

三体在全球到底有多受欢迎呢?

(获奖篇)

我们怎么选择书籍来对外输出?

《三体》的出版是一个成功的经历,我们在复盘之后,简单归纳以下流程作为日后的指导,这两个问题是:

-我们为什么挑了这本/些书,不挑别的书?

-我们怎么保证这些书的顺利输出,甚至获得海外市场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我们为什么挑这本书,我们有两个评判标准

-内容好看

从读者的角度来看,故事好不好看最重要,我们的业务思路是一向以市场为导向的

“四有” 的标准

有大名-(获奖)

有大卖-(畅销)

有大惊/大喜/大悲/大爱-(内容情节有跌宕起伏,有人类共同的情感表达。出版社也有选择讲个体的题材,但是讲个体的通常是需要有时代代表性的)

有趣味

国际市场价值

在多个国家的市场都有一定的销售可能性。

题材上要有较少的文化壁垒,较少的语言转换障碍。

我们怎么选择书籍来对外输出?


怎么保证能顺利输出呢?

-首先是高质量的全文译文 

-其次是营销和出版

首先强调英文的高质量翻译

我们在挑选译者是选熟悉外国文化的留学生,或者熟悉中国文化的英美籍的母语译者。同时写作功底都要好,毕竟文学作品,不是单纯的翻译,译者要能保证文章原本风味能保持住,并且能用优美的文字书写译稿。这里我们引入了匿名审查机制来保证译文的质量。这个时候的译文终端读者目标不是读者,而是出版社的编辑,我们要思索怎样才能打动海外出版社的编辑呢?要让手上已经有很多稿子的编辑,能拿起对他而言全然陌生的稿子来读一读,这个是我们需要下功夫做准备的。

其实是营销和出版

光是有好的故事,好的译文是不够的,还要有营销和出版。

营销的有分内功和外功:内功是这个营销计划要能说明这个作品的价值, 外功则是人脉圈子,因为国外的出版社有些不接受直接投稿的,通常要经过一个代理人来替出版社把关。另外,当时译文作品有一个3% 魔咒,就是翻译成英语的作品,在国外上畅销书榜的机率不超过3%。

《三体》为什么能成功,我们总结了一些其他原因

-时代背景: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中国日趋强盛的时代。海外人士对中国的作品兴趣渐浓。也有政策的支持,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运气(天时)

-妙不可言的缘分-天时地利人和:找译者,当时是找Eric (资深的汉学家,翻译第三部),2012年正好刘宇昆(Ken Liu,翻译第一部),获得了星云奖,我们觉得他实在是一位很适合翻译三体的人选,但是苦于没有联系方式,正好是Eric 替我们联系上了Ken, 他也很有兴趣要翻译《三体》,只是不知道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能开展,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大刘小刘合作的这么一段佳话就开始了。

对Ken本人来说,我觉得再多的赞美都不过分,不止翻译,他为后续在美国的营销和推广很有帮助。北师范文学院的吴岩教授也提醒我们关注译文也要关于营销和专业化的团队(人和)。当然,好作品+好翻译 (地利)也是关键,虽然是第一个项目,但是我们同时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

所以最后的成功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我们也知道要长期成功,一定要建立好的口碑,不只是刘老师,还有其他的作家的作品,我们都是秉持专业化,高标准的方向来做。文字版本输出之后,我们之后还要做漫画业务。

都是刘老师的原作改编,外国的漫画家一起共同来做的,所以它天生就具备了国际传播的文化基因,和IP(智财) 价值。

漫画的创作是需要漫画编剧,漫画绘者和上色师的。

以下是目前的刘老师作品的漫画版(进行中)的团队

《乡村教师》这部作品则是得了漫画类的大满贯。

德语版本的漫画今年就会推出三本,分别会在5月,7月与10月由SPLITTER 出版。

我们也期待能通过这样的国际合作项目来给中国读者带来更多的漫画艺术风格和高品质的产品。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可以与更多的人分享。

主持人:确实很自豪,中国原创的科幻作品和漫画走出了国门,也再次感谢潘老师帮忙引荐宋老师来给书友会分享。

问答环节

1.往英语世界推广,谈判环节的挑战是什么?

我没有接触过版权业务,比如合同有27页英语,我需要理解合同细节以及内容,保证作者,译者还有公司以及合作方都是平等公平的,美国是很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的地方。我们当时有一个代理,也是Ken Liu 介绍的,我们一起分析条款是否公平,为了未来能取得更好的合作起点和拿到一个比较好的合作渠道。

我们认为第一个合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关系到我们以后的业务。

2.《三体》在德国的销量怎么样?来过德国法兰克福的书展吗?

我们首先把最难的英语市场吃下来,英语市场输出之后,其他语种就会跟进,特别是在获得了雨果奖之后,很多出版社都是主动过来联系我们,再配合我们自己的推广的。德国法兰克福书展我们每年都去,德语版《三体》的销售量大约是10万册。其他语种的输出中,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意大利,14年我跟当时一个很有名的意大利代理来谈,当时他是理都不理的。但是隔年《三体》获得了雨果奖之后我再去,我说我们有《三体》,他说:“好的,您快请坐!”。 

3.能分享一下作为推广人,特别难忘的事吗?

我不是一个记性很好的人,现在能回想起来的还是合约的部分太艰难了,压力真的很大。谈判期间,我本可以接受默认条款,“有这么好的出版社,签了就得了吧”,但是我还是选择挑战更好的条款,有时需要几个晚上熬夜,克服不稳定的情绪(还崩溃哭诉了一次),为我们团队争取更好的条件。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时刻是获得了雨果奖的那天,代理人推了《三体》得雨果奖的信息,我和总监我们俩当时都很平静,我们的兴奋状态是慢慢发酵的,之后不断在各个媒体看到《三体》得雨果奖的报导,看到一个就截屏一个分享,很开心。另外,与各国的编辑还有代理人来交流也是很精彩,值得回忆的 。

4.小说和大刘老师的漫画是同时推吗?

是的,欧洲和中国是同时推广的,第一个签的就是法国。

5.大刘是国家文化出海的一个范本,未来打算做到什么程度呢?

我们会按照我们的选题标准,去耐心的筛选一些成熟的作品,来发现一些好作品好故事。先从作品的视角来选择作品,再去迎合国际市场。

刘慈欣老师之后还会有什么作品出海吗?

《球状闪电》,《白垩纪往事》等短篇小说或随笔集也在出海过程中,但凡刘老师的作品,我们都会进一步去推,我们公司也是拥有刘老师作品版权最全的一家出版社,现在还推漫画版本。

6.莫言老师的作品在海外销量是多少?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掌握纯文学作品的数据。因为受众群体不同,可能输出的数量不同。

(潘老师补充:中国的作家文学作品出海还是比较少的,大概是印一版两版这样,像高行健老师和莫言老师,他们的作品都进入欧洲比较早的,销量还可以,其他在汉学家里接受度高。但是他们的作品还是比较阳春白雪的,因此比较难推广。)

7.读书推广活动中,输出到其他国家的壁垒是什么呢?

对中文的不理解和对文化的不熟悉,同时出版者会存在一定的风险意识,最难的是编辑是否愿意读这个稿子。国内引进的话是参考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但是外国人比较没有参考中国作品的标准。这就是我说的内功和外功的问题,作品好,也要有办法推送出去,有时候翻译者也是亮点,就像编辑Liz Gorinsky愿意看我们的稿子,我相信一定程度也是和刘宇昆先生翻译有关。

8.疫情对出版有影响吗?

影响非常的大,某些国家的出版业基本是停摆了,有些出版社积攒了很多题材,够他们调整后再出版两年。但是对高价值的作品还是有需求。我们今年虽然很艰难,我们公司是只有输出,没有引进,但是还是完成了不错的市场开发。

根据调研,美国和日本在疫情反而使出版业有所增长,大家选择了慢娱乐的方式。以色列出版业在疫情中整体停滞了。

潘老师补充:疫情期间德国的出版销售下降了19%。

9.公司的选题偏向,还有什么其他的题材呢?

还是先挑科幻小说,有固定的范式,一开始也是舶来品,他们之间的共性比较大,都是人类面临很大的问题,来探讨如何用科学技术来解决问题。其他题材则比较难普及这个给外国人,对方必须有中文和中国文化基础。

10.会找留学生来做翻译吗?

会的,我们现在的译者也有发烧级的科幻迷,对中外文化掌握非常好,不只是能翻译,翻译稿还要能做到信,达,雅,能选最恰当的词,把作者原本的风格表达出去。

评估方面让汉学专家做匿名评估,保证评估的客观性。有时候会发现翻译者的语法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专家一看就知道是非母语的人士翻译的。

彩蛋部分

书友阿南分享

我很喜欢《三体》,和生活有些共鸣,虽然题材有点暗黑。感觉和生活中的困境有些相像,所以也会思索三体对生活中的参考价值:

-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是好是坏?

这是一个困境,我会更珍惜不说谎,愿意付出,牺牲自己短期利益的人。

-暴露自己就意味着被毁灭?

是宇宙的潜规则,会被更高文明毁灭,这个是从黑暗森林中体会到的,读到这里就觉得社会有点无望了。宇宙是否有真正的没有顾忌的温柔,一种纯粹的双赢状态。

-云天明的人生境遇

提醒大家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阳光总在风雨后。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我们到底要相信道德感/集体主义感,还是要相信不择手段,执行效率高的星际生存法则呢?

我觉得科幻小说是放飞想象力,让我们不受现实生活的经济,文化,科技制约。可以让我们以未来时间轴来观察反思现在的人类生活,开拓思维,跳出条条框框去看待问题。看科幻题材也是提供一个人类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路,提供想象力与创新温床,也令我们反思科技进步与伦理道德的强烈冲撞。

用大刘老师的话做结尾:让我们“给岁月以文明,给时光以生命。“

(阿南:给时间厚度而不是长度)

主持人提问:

看了第一部最喜欢,觉得不太像科幻小说,是不是有些反映时代?

书友阿南:《黑暗森林》是我最喜欢的,因为在德国大家都活得像一座座孤岛。所有的人都怕失去,都怕吃亏,都怕没有收到别人的温暖,就不去付出。如果没有宋老师的准备,和书友会每期的坚持(讲者的前期准备都是要花几倍的时间的),我们就很难收获。我想就像跑步也是,90%都是非常痛苦的,那10%的快乐就是体重减轻,身体更好。如果不是去付出只想得到好处,就会比较困难。

书友小慧慧点评:

你的分享也给予别人不少的温暖,不管是工作生活,都是要先有input 才会有out 和收获。

以上就是本次分享的主要内容。后续我们将有更多的活动,欢迎大家关注和支持。感谢各位!

文中表达仅代表嘉宾观点。

本次活动为德国华人书友会职场交流群线上分享活动,我们会定期邀请嘉宾进行圆桌讨论。欢迎在德国已经毕业、工作的朋友扫描下方主办人二维码加入我们一起解决职场难题。

本群只针对已经在德国毕业工作的朋友,好友申请请备注 中文真实姓名-行业或公司-城市




REVIEW



往期回顾

留德华,毕业后该选择留在德国还是回到中国?

在迪拜当空乘是一种什么体验

德国也能看中医?医保能不能报销?在德国药房建立中药部是一种什么体验?~


文字编辑:michael/Sophia

 公众号编辑:赵免免




德国官方注册非盈利性协会

【持续更新】

中德资讯 | 分享知识 | 启迪思维

德国华人书友会

Deutsch-Chinesischer Buchclub e.V.

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我们的公众号


成立时间:2017年8月19日

使命:推广终身学习、读书交流、启发互助的生活方式;

        解决海外华人交流、归属感问题。

社群:读书交流群 德国职场交流群

社群人数:2000+


欢迎评论、转发分享,点击“在看”

该文章为德国华人书友会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严禁抄袭。


扫下方2维码加入微信群,和爱读书的小伙伴一起畅聊

加入要求:本群为实名社群,好友申请请备注真实中文姓名
 

德国群联系人微信

有知识有内涵,风趣还健谈


中国群联系人微信

细心与真诚,期待与您共同进步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