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偶寄 | 诗书奕是君 | 拂晓——博尔赫斯

#诗书奕是君#是闲情偶寄中新设立的一个板块,展现书友奕君视角下的诗与书。(灰色字体为博尔赫斯原诗)


 德国华人书友会携手五大公众号博主助力求职,详见文末海报!欢迎扫码报名

追求不可能实现的事物,讽刺性地实现人类的梦想,理想主义哲学的各种含义,存在之混乱和无益,时间的周而复始,以及理性的失败。这,就是博尔赫斯。


拂晓
——博尔赫斯

深邃而普遍的黑夜
几户不曾为一盏盏苍白的提灯所否定

提灯的星星之火只给提灯者微茫的温度,在黑夜的背景下是单薄的。

夜里一阵迷路的疾风
侵入了沉默的街道
颤抖着预示了
可怕的拂晓

拂晓是最暗最冷的,把它描述得美好的人,可能是带着个人期许的有色眼镜,或者是经历了无数个安然无恙的白昼降临后的麻木,而不是那些真正经历它的人。

它徘徊,如一个谎言游荡在
这荒芜人烟的郊外。
衷情于这安逸的黑暗
又惧怕黎明的威吓

拂晓在这里不是黑夜和黎明的混合,而是独立存在的,它脱胎于黑夜,因此留恋,它将要成为黎明,又不能坦然面对自己,所以惊慌。

我又一次感到了那出自叔本华
与贝克莱的惊人猜测
它宣称世界,是一个心灵的活动
灵魂的大梦一场
没有根据没有目的也没有容量。

贝克莱:“公园中的树木,客厅中的椅子,如果没有人在那里感知它们,它们就是不在那里的。”后衍生为经典哲学问句“假如一棵树在森林里倒下而没有人在附近听见,它有没有发出声音?”
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世界是我的表象”
“这世界的一面自始至终是表象,正如另一面自始至终是意志。至于说有一种实在,并不是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方面,那是梦呓中的怪物。”

而既然思想
并非大理石般永恒
而像森林或河流一样常新,
于是面前的那段推测
在黎明采取了另一个形式,

何为真理:科学家们在整个研究生涯的大部分时间会避开讨论什么是真理,而更多地讨论,如何得到科学界的真理。或因,科学追求统一,而哲学却趋向分歧。科学研究法的哲学归纳理论从古典的”观测-实验法“,到波普尔的批判和证伪主义(不由大量经验得出真理,而由偶然个例产生证伪,真理的确定过程可以是通过否定谬误而收敛的),再到托马斯库恩的范式革命(科学的发展不是线性或者收敛的,而是范式下的且划时代的,范式(Norm)是科学的话语体系,如同各行业的标准, 科学的常规化在于范式的普世化,当旧范式无法包容新的发现,如其他革命一样,科学的范式革命将无可避免,最终新的范式将取代旧范式。)
 
科学家方法论的哲学归纳尚带人类群体性的主观色彩,其余关于思想和真理的哲思便更加宽泛。古典的理性主义渐行渐远,而使它黯淡的不是同时期的经验主义,怀疑主义,神秘主义,而是真理自己的或人赋予它生命力和永不止息的能量。就如我们眺望一片静谧森林,走进才能看到万木中个体的生长,观望亘古不变的寂静大河,身临其岸才其湍流震慑。万物变幻莫测却因为距离而误以为永恒。

这个时辰的迷信
在光线如一只藤蔓,
即将缠住阴冷的墙壁之时,
降伏了我的理智
哲思在理智的情形下无意识播种,在攸关的时刻爆发出远超越原本的能量,此时的哲学诱发了迷信。这样的迷信心理人们时时刻刻面临着,在真相将被揭露的时刻,在恐惧面前,理性将是奢侈,迷信才是人心的常态,是对未知的虔诚。
并描画了如下的异想:
倘若万物都缺乏实质
倘若这人口众多的布宜诺斯艾利斯
其错综复杂足以与一支军队相比
却仅仅是一个梦
由灵魂共同的魔法获得,
那么就有一个时刻
它的存在限于混乱无序的危险
而那就是黎明震颤的瞬间,

《盗梦空间(Inception)》中的梦醒支出的失序与狂躁。不同在于,Inception里有另一个被设计的世界等着,而如果创世者任性地真正穿帮,将没有足够复杂的世界来承接,也许后果是一场降维。


这时梦见世界的人已不多
只有几只夜猫子保存着
大街小巷灰色的,几乎
没有轮廓的图像
他们随后要与别人将它确定。

夜猫子的感知重心在黑夜的光谱。熟谙了黑夜、日光中的景象需要道听途说的信息碎编纂起来。

此刻生命的持久梦境
正处于崩溃的危险里,
此刻上帝会轻易地消灭
他的一切作品!

就像量子坍缩的瞬间,在观测来临之时,演化的波函数将崩溃,最终跌落在一个点上。抑或量子中的平行世界,此时世界正在分化,无数个“他”者的世界在“我”者的世界里被消除。

但又一次,这世界拯救了自己

有序的世界拯救了溃散的梦境,或者恰恰相反,是从前坏的世界坠入了一个斑斓的梦境,然后继续虚构此生。

光明漫流,虚构这肮脏的色彩
而心怀某种歉疚
悔恨我每天复活的同谋

白昼的万物复苏和重现如同复活一般,是隐秘的愿望,实现后处处反倒弥漫着心怀鬼胎。

我寻找我的屋舍,
在大白的天光中它惊愕而冰冷,

在鱼肚白的映衬下,万物初型再现,确实有些突兀,尤其是人造之物,犹如解构主义的画作。

与此同时一只鸟不愿沉默

无知的猖狂还是先知的自傲?

而那消褪的黑夜
留在了失明者的眼里。

如果在光明流溢的世界里有一种独特的永恒,那将属于失明者,他们不参与这世界幼稚的彩排,不为虚幻的物质而窃喜。失明者的经验就像一片与时间的土地,有着大漠般无关叙事语境的空灵。
 
注:博尔赫斯中年失明,他的失明“并不是很过分“,有一只眼睛还能辨别绿色和蓝色。他的失明是从三十多岁起逐年递增的。失明使他靠着想象力写诗,诗人的地位和荣耀也在失明后的接踵而至。

作者:亦君

 公众号编辑:斯皮尔博哥


有了精神食粮,也别忘了现实粮食!德国华人书友会携手德国求职/职场类公众号 好姑娘在德国、土豆国生存指南、在德国插队、德国理财类公众号 财富德国,为准备在德国求职的留德华量身打造求职宝典。只需要半天时间和两份Döner的投资,就可获得在这个求职寒冬为你的助力!



德国官方注册非盈利性协会

【持续更新】

中德资讯 | 分享知识 | 启迪思维

德国华人书友会

Deutsch-Chinesischer Buchclub e.V.

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我们的公众号


成立时间:2017年8月19日

使命:推广终身学习、读书交流、启发互助的生活方式;

        解决海外华人交流、归属感问题。

社群:读书交流群 德国职场交流群

社群人数:2000+


欢迎评论、转发分享,点击“在看”

该文章为德国华人书友会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严禁抄袭。


扫下方2维码加入微信群,和爱读书的小伙伴一起畅聊

加入要求:本群为实名社群,好友申请请备注真实中文姓名
 

德国群联系人微信

有知识有内涵,风趣还健谈


中国群联系人微信

细心与真诚,期待与您共同进步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