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行不隔山|从自雇到打工,二胎妈妈重返职场

《隔行不隔山》是德国华人书友会倾情打造的一档海外职场人士在不同文化背景和行业下的知识与经验分享栏目。通过多维度的分享,打造出真正意义上的互动职场指引和行业交流公共大百科。


目录

1.简介

2.生活篇:十年留德故事, 生活精彩不断

3.育儿篇:二胎也不怕,温柔妈妈的育儿经

4.职场篇:从自雇重返职场?弯道超车学问大!


视频已同步上传油管:请戳→https://youtu.be/BfnzqTSXNA4


简介

当一个女性决定成为母亲,她需要怎样的准备与觉悟?

当光荣成为妈妈后又如何平衡好事业与家庭?

当妈妈们短暂离开职场,想重返职场又要做些什么才能重获机遇与成就?

作为一个全职业母亲,又要如何兼顾家庭与社会?

这些困惑你都可以在本期分享中找到共鸣和鼓励。就请跟随“小汤圆在德国”的博主一起走进她的心灵之旅,了解在德国生活的二胎妈妈是如何重返职场,平衡好她的事业与家庭的。


生活篇:十年留德故事, 生活精彩不断


主持人:感谢Kunkun做客书友会,为我们做二胎妈妈重返职场之旅的分享活动。老规矩,我们先请Kunkun做一个自我介绍。


Kunkun:大家好,我是Kunkun,很高兴能来到书友会与大家分享。我在国内求学后在医药外企先后在销售、市场工作了五年。后来去中山大学读了MBA,期间有个德国交换读书的机会,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在德国定居九年中,生了两个宝宝。


期间恰巧有个创业机会,就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从kleine Gewerbe 到后面的GmbH。但是由于疫情影响,公司发展不景气,我个人也有新发展的需要,打算重回职场。


平时我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写作是我调节心理的方式,然后带娃中有很多酸甜苦辣,不吐不快,于是有了大家看到的公众号《小汤圆在德国》,一开始是主打中德文化差异和德式育儿理念,时不时吐槽下猪队友和鸡飞狗跳的二胎生活。随着我重回职场过程中,接受了劳工局的一些免费培训课程,收获良多,于是去年下半年,我陆续分享了如何和劳工局联系、获得资助重回职场的主题。


我知道很多妈妈也像我一样,国内工作好好的,中途为了配偶的发展,因为家庭团聚才来到德国,我们属于标准的德国“第二梯队”人员(无德国学历、无德国职场经验),想要中年重回职场更难,更需要抱团取暖。所以我也成立了一个“沧海遗珠群”。与咱们书友会成立初衷一样,想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彼此交流有用的信息。在异国他乡互相温暖,守望相助。


主持人:是的,我也关注了Kunkun公众号“小汤圆在德国”。里面的内容都十分接地气,对我在德国的生活很有帮助。那Kunkun可以给大家详细讲讲自媒体的契机吗?


Kunkun: 我个人本身就是比较爱写作,疫情期间每个人(家庭)都不得不变成了一个“孤岛”,平时定期朋友聚会都基本没有了,长期居家特别孤独,让我特别想向外倾诉。 于是我就拾起了我的爱好,开始了公众号定期分享,慢慢收获了不少读者的喜爱和肯定,反过来推送我更有动力持续去更新,写下去了。


主持人:我了解到Kunkun有两个非常可爱的小宝宝,平时一定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照顾。但我通过关注发现,即使作为二胎妈妈,你的公众号文章也是十分高产的。请问平时是如何兼顾创作和生活呢?


Kunkun:说实在的,我没啥时间管理大法,我都是熬夜写文。


因为充满对文字工作的热爱及与读者交流的热切,所以并不觉得累。每晚把娃放倒,就是我最爱的敲打键盘的时间。我经常痴迷地写到三四点,或者是晚上陪娃早睡,早上四点起来写。但现在看来这样做对身体是不好的。

不建议大家熬夜。那段时间我的面容疲惫感是遮掩不住的。疫情期间,免疫力需要睡眠的保证,大家好好休息,健康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是的,我也建议大家不要熬夜。我熬夜的时候明显感受到皮肤、心脏等身体部位的不适。那么Kunkun在德国呆了多少年呢?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留在德国,而不是回国呢?


Kunkun:我是2012年来求学,2013年正式定居。现在已经快十年了。最主要原因是随着老公的发展而定居德国。后来有了宝宝,发现德国在教育方面确实有很多更加人性化的地方—不需要军备竞赛,能够让孩子的童年更加“自由”,父母也更“自由”。


再加上居住时间越长,我也越享受德国这种宽松自在的环境。当然,作为曾经在广州工作了多年的我,也非常怀念国内的热闹,快递外卖这些便利。我的大部分亲友都在国内,我时常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如果我是单身,我想我的选择可能会不同。


主持人:十年在德期间Kunkun有什么很难忘的经历吗?


Kunkun:我是个比较感性的人,有很多点点滴滴的小事会影响我。


我特别记得刚来德国的时候。那时候没钱也没车,我在国内舍不得的书籍和衣服因为数量太多,被扣留在海关,需要去申报和提取。


当时一共有四大箱行李,我一个人完全搬不动,有个好心人看到了,他主动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忙。出于中国人的警觉,我第一反应是谢绝他的好意。当时他不会英语,而我德语也不好,我们全程基本是比划沟通的。他帮我四箱行李运送到了家门口,和我再见后转身就走了。我超级感动,触动我要好好学德语,才能更好去交流。陌生人如此善意地帮忙,这是常年生活在中国的我没有想到的。

还有让我觉得生活过得很自在和小幸福的是,在德国,走在路上,迎面而来的陌生人都会友好的和你打招呼,让我感觉很温暖。


当然不开心的事情也有,比如在超市我说的德语很烂,超市人员完全听不懂甚至会歧视。有一次,某个路人,经过我身边时候,突然冒出一句和中国有关不好的政治言论。刚开始我很诧异,为何如此精准认出我是中国来的,继而是伤心和愤怒夹杂的复杂情绪,素未谋面为何口出恶言。后来我逐渐了解到不是所有德国人都是友好的。政治里面也有左派右派这些人士。他们激励我要学好德语,更好地融入德国。


育儿篇:二胎也不怕,温柔妈妈的育儿经


主持人:是的,我也遇见过很多这样的情况。在德国旅居时间长了,一方面你会感受到德国的温暖,一方面也会受到一些不公平待遇,遭遇歧视。Kunkun现在有两个小朋友,这个是一开始就有想要两个小宝宝的想法,还是并没有计划呢?


Kunkun:哈哈哈,我老公想要五个的。这个是开玩笑。作为独生子女长大的我,心里其实一直渴望能有哥哥姐姐陪伴我的,所以当时我就觉得一个孩子真的很孤单。还有就是作为独生子女万千宠爱的长大,可能会养成骄纵的性格。我以前也比较自我为中心,后来在大学,在社会,慢慢被“毒打”逐渐成长起来的。这些内外部的因素让我渴望至少要有两个小孩。加上我平时爱运动,自认为身体还行,有精力照顾好两个小朋友。


主持人:可以看出来,Kunkun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因为我也有一个两岁的宝宝,现在很苦恼的是她突然对经常做的事情开始抵触,反抗。你会怎么处理呢?


Kunkun:我们家两个孩子都经历过这个阶段,所以我也有写过相关的文章。小孩子大概一岁出头,随着自我意识的成长,他们会非常执着于一些自己的想法,一些执拗的想法让家长会觉得很不可理喻。


比如我们家两个小孩,在T2阶段一言不合就会在地上打滚,罢工给你看,让你在大街上很尴尬。我请教了幼儿园老师和其他妈妈的经验。她们的建议是首先要理解这是小孩的一个阶段性的行为,接受它,不要当场训斥或与他做对抗。让他先把情绪抒发出来。等他情绪稳定后,再和他沟通,明确告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他可能不懂我们说的话,但我们依旧要向他讲清楚原因。

如果当时顺着他的脾气,满足他各种需求,就会让孩子形成不好的条件反射,孩子知道通过哭闹可以达到他的目的。其实这个倒地哭闹,他只是在试探你的反应和边界。现在流行的“正面管教”—温柔而坚定,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我的孩子由于刚刚两岁,经常会在幼儿园学习到很多不好的习惯,比如今天回来她会打我,让我感觉非常受伤。还有就是日常生活,我们每一天都有刷牙洗脸换睡袋这样的流程。以前会很乖的听话,但是从两岁开始,任何事情都突然开始拒绝。在这种情况下,我自己都已经“气炸”了,要怎样坚定又温柔的沟通呢?


Kunkun:我很理解你说的这种情况。如果孩子打你,妈妈要马上喊疼(德语中的“Aua”,让宝宝有个概念,这样做别人会痛的,培养孩子的同理心。)


另外如果妈妈和娃发生冲突,难免情绪也会失控,我的建议是,自己要察觉自己的情绪,赶紧让爸爸或者家里的其他人来代替你的沟通。


妈妈对自己情绪失控不需要自责。妈妈也是人,有时候带娃琐事很多,可能压垮自己情绪的就是某个不起眼的稻草。每个家庭都有与孩子相处的不同方式,妈妈不要太”无私“,找到最适合自己和孩子的方式,Mum is happy, life is happy.


主持人:是的,我觉得很受伤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女儿之前是一个“天使宝宝”。现在突然地叛逆,这样强烈的对比让我感到意外又无所适从。因为我没有二胎的经验。其实我蛮好奇,老人常说“一胎照书养,二胎当猪养”。那么你在养育二胎的过程中是会感觉更累,还是更轻松呢?


Kunkun:总体上我感觉是更轻松的。我的公众号都是在老二出生后更文才更频繁的。如果二胎让我很疲惫的话,我就更没时间和精力在公号上了。

我自己总结过为啥二胎更轻松的原因,首先我觉得的确是“老大照书养,老二找猪养”。


带过一个娃,当妈的都身经百战,更有经验,遇事也不慌。


如果你养过一个孩子,基本上各个雷区都已经踩过了。比如小孩子生病,你就不会很紧张,会更加淡然地面对,了解到什么程度才需要寻求儿科医生的帮助。


其次,小朋友都更喜欢和更大的孩子玩。我看到很多老二都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哥哥(姐姐)后面,模仿他们的行为。所以从时间上,老大和老二可以互相作伴,也不需要你了。


此外,把老大的习惯养好,爱模仿的老二也就好带了。


在二胎关系的相处方面,我特别推荐,准备要二胎的妈妈,可以在德国书店(亚马逊)买一些有关兄弟姐妹的绘本(Geschwisterbuch)。随着妈妈肚子越来越大,很多小朋友都会好奇里面是啥,刚好这类绘本都会科普妈妈肚里baby是如何长大的,且会培养老大一起帮忙照顾的意识,让他们提前了解,二胎之后父母单独陪伴的时间会更少,多了个弟弟妹妹以后家里有伴一起玩。



主持人:那么Kunkun有发现在老二出生后,对老大有什么影响或改变吗?


Kunkun:基本没有改变。我并没有强迫让老大照顾弟妹或者把自己的东西比如玩具分享给弟妹。而是顺其自然,主动询问她愿不愿意。这样把主动权交给老大,她反而很有参与感。德国的家庭环境常常是多胎家庭,这就有了一个非常良好的导向。我家老大在有老二后,就非常自豪地告诉同学和老师们她有弟弟妹妹了。等我去幼儿园接她时,她还会给大家看弟弟妹妹。老师也会非常赞赏她这种行为,肯定她的做法。


职场篇:从自雇重返职场?弯道超车学问大!


主持人:完全理解,因为我也是自雇的状态,没有办法全身心的陪伴宝宝。那你在从自雇转向回归职场的过程中,你感觉有什么困难吗?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个人能力,环境方面。


Kunkun:首先肯定是时间上的困难,你开始要朝九晚五的打卡上班,但这反而是我非常渴望的。每天能够按时出门social,办公室有咖啡,可以和同事交谈这种。大家因为疫情居家办公只有两年,而我已经七年了,这种职场工作对我而言更像是关了很久的放风。我非常享受到场办公的感觉,每天坐着公共交通上班让我充满动力。但是肯定没有之前自雇的弹性工作时间了。


另外就是有很多团队协作问题。以前很多事情我一个人做决定或者自我承担后果,重回职场后需要大家紧密协作。也会有一些职场冲突和关系需要处理。


主持人:那如果碰见你说的气场不和或者同事不友好这种问题,你要怎么处理呢?


Kunkun:我认为这都需要沟通来及时调整。大家都是以团队整体的利益为出发点,一旦有意见分歧,大家可以说明自己想法的理由。对事不对人,心平气和的沟通就没有问题。


主持人:那Kunkun你现在的工作是自己喜欢才申请的吗,还是说比较适合你才选择?


Kunkun:我认为我选择的都是自己感兴趣并且适合自己的。

因为作为一个妈妈重回职场,家里经济来源主要来自爸爸。在这个前提下,其实我们有很多退路。我不会因为工资而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做自己喜欢并且擅长的工作是最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长久。


主持人:是的是的。那你在求职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很多困难?例如我们做全职妈妈这么长时间,当我们要重新出去找工作,有没有感到和世界脱节。有什么样的办法能获取到更好的信息或得到一些培训这样?


Kunkun:你说的这些问题都是我2021年的心路历程。我没有德国学历也没有正规德国职场经验,重回职场困难不少,首先是自我定位的问题。


自雇的我更算是通才,财务,采购,销售,售后都得了解,但是到了公司更多是某个岗位的技能要求,需要专才。在这方面,我还有差距。


我通过别的妈妈了解到的经验就是,可以通过劳工局去做一些申请,得到一定的资助。通过劳工局德语的培训或者专业知识的讲授,我的几个朋友都顺利地找到了工作。我相信很多华人全职妈妈在国内都有不错的学历与工作经历,可以积极尝试这种方法。这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大家千万不要浪费。德国劳工局也很乐意投资和培养正在求职的未来纳税人,我也把劳工局对我的免费培训心得体会写进了我公众号里。


主持人:那这真是一个很好的tip。因为在德国毕业的大多数人,一开始都会像无头苍蝇一样拿着简历去四处投递。可能真的很少有人考虑到劳工局的这条路径。如果有德国学历加上英语德语语言,其实是有很大机会的。


Kunkun:对的,但是这有一个条件。如果你是德国学校的新毕业生正在找工作,劳工局是不会把你列为资助对象的。只有你处在失业中,到劳工局登记失业并领取失业救济金。那么在你重新寻找工作的过程中,劳工局才会资助你。像我们之前说的很多全职妈妈想重返职场这种情况,劳工局是非常乐意帮助你的。

如果你在中国想在德国工作,劳工局也是不会资助你的。一定要你在德国,有长期签证,且有劳动许可才可以获得帮助。


主持人:那么我还有一个疑问。像你在中国工作过,你认为在国内工作与在德国工作对妈妈来讲有没有什么差别?


Kunkun:我认为德国劳动法能更照顾到有娃的员工的家庭工作平衡,这是非常明显的。

在中国,妈妈六个月哺乳假后就要重回职场,所以很多妈妈回归职场还需要辛苦地背奶,据我了解,中国企业也很少能为生娃后的员工提供半职的机会。


但是在德国,公司会为妈妈保留职位,让你休一年甚至更长的父母假。而且一旦娃娃生病,它也能非常体谅父母。只要在儿科医生那里获得病假条,就可以在公司报备无法上班的原因。在这些方面对比下来,我的确感受到在德国工作对妈妈们更加友好。


主持人:听你讲的这些,我都有出去social,回归职场的想法了。


Kunkun:其实我认为全职妈妈回归职场,它是自我价值的肯定。当孩子小的时候,你的重心放在了家庭。当孩子逐渐长大,你的生活不能仅仅是柴米油盐。你也需要社交需求,也需要自我价值的肯定。所以当时居家我比较郁闷的时候,我都会主动地和朋友聊天,吐吐槽。如果你重回职场,你可以通过和同事的闲聊来解压。还可以有一定经济上的来源,何乐而不为呢。


回归职场的方式很多,妈妈们可以选择不用全职,半职或者mini job都是很好的选择。


主持人:那你的自雇经验会对你未来职场工作有什么益处呢?比如说你会有大局观或某些方面你会有更好的tips。


Kunkun:那肯定会有影响的。比如你当过老板,肯定会了解德国劳务开支,比如人员成本、资源整合这些情况。另外对新项目的考量你会更务实和周全,更有主人公的意识,在从给老板的建议或者项目运作上更加实际,更加迅速判断出这个项目是否值得去做或者只是一个打水漂的理想化项目。


主持人:通过交流可以发现你真的是一个非常自信,敢于挑战的人。一般人从职员到老板,再从老板回到职员这个身份,其实是需要很大的心理挑战的。


Kunkun:我建议当妈的也不需要着急回职场。因为疫情,德国各行业都难免受到影响,公司对人员成本控制更严。


另外,我们每天的生活都像开盲盒。我时常会收到幼儿园某个小组发现阳性病例的消息,需要带娃去做检测。你的时间也需要空白出来给这些紧急事件来处理。


疫情当下,大家保护好自己,健健康康的生活才更重要的。很多事情你大可以在疫情过后再仔细盘算。因为疫情不仅影响的我们的生活,也抑制了市场招工的活跃度,这些都是不可控的。


主持人:那Kunkun有没有过一段时间有做超人妈妈的想法呢?比如我又可以照顾好家庭,又可以创业成功或者职场做出自己的一片小天地这样。


Kunkun: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我只能在一个阶段兼顾好一方面的事。大家真的不要太有焦虑感,给自己过多的压力。我知道国内很多中产家庭不仅要顾着自己的小家庭,更要兼顾双方父母。在大城市打拼,生活成本和教育成本很高。社会也多以薪资高低来作为成功标准。我喜欢德国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这里没有所谓的成功标准,大家不会有“内卷”。我认为享受当前的状态反而是最好的,接受最真实的自己。我不会用太多的目标来限制自己,让自己喘不过气。


主持人:是的,我也很喜欢德国这样的慢生活。它会让你有更多的时间来丰富自己,享受生活。那Kunkun在做妈妈期间有感到焦虑吗?


Kunkun:前期会有的,主要是带娃的焦虑。作为一个新手妈妈,孩子在小时候一些突发情况,你是真的不清楚。到后面我习惯了这种突发情况,就不再会手忙脚乱了。我想更多的是对小孩子的焦虑、你很怕因为自己的疏忽,耽误了宝宝。可能由于天性,妈妈们真的很容易自责。


主持人:完全理解。以前我也是一个很佛系的人,当妈妈之后就很难做到不焦虑这件事。我会担心她在这边的生活能否适应,会不会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我们长了一张亚洲人的脸,欧洲人天然就认为我们不一样。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突破这种焦虑感,孩子们如何能在德国寻找到认同呢?


Kunkun:我们也遇到过亚裔融入德国社会这个问题,因为我的老公也是中国面孔,在德国长大,从他的朋友圈来看,在中国、德国圈都有不错的朋友。我们不会只和中国家庭交往。


无论是在幼儿园或者游乐场,我都会主动地和我家小朋友一起玩耍的家庭打招呼。如果对方有回应,我就再一步和孩子的爸爸妈妈聊天。开放的心态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家庭联系约玩,可以锻炼你的德语交流,让你更了解德国当地的风俗人情甚至好的育儿方法等等。这种妈妈社交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很多德国家庭也非常愿意与来自不同文化的家庭交往。


结语

亲爱的书友,当你看到这里,意味着你又完成了一场收获满满的旅行。请为自己起立鼓掌!无论身处哪一个人生阶段,你的身后总有无数和你一样热爱生活的人在逆水行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的“十五分钟”,无论何时都专注的投入当下的生活。 正如Kunkun所说,接纳真实的自己就是最好的选择。


以上就是本次分享的主要内容。欢迎通过华人书友会联系嘉宾。
后续我们将有更多的活动,欢迎大家关注和支持。感谢各位!
文中表达仅代表嘉宾观点。



文字总结:Isabella
文字美化:菡芷Ronja
排版:赵免免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彩推荐


更多活动可以在微信号中回复“ 活动 ” ,期待你的参与!

Join us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