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大咖说 | 德国CEO、化学家:在华十三载

海外大咖说是德国华人书友会全力打造的一档以人物纪实为主的访谈和分享类栏目。栏目以介绍海外有影响力、有特点的人物为主,与读者共同学习、探讨嘉宾在开拓思维、创造更高社会价值等方面的思想及人生智慧,帮助读者在职场以及自我实现的路上更进一步。

嘉宾简介

Dr. Bernhard Wessling, 德国企业家和化学家,在新材料领域颇有建树,出版过专业鹤类相关书籍《Der Ruf der Kraniche》。Zipperling Kessler & Co 公司CEO,后创立了自己的跨国公司。为了拓展业务,Dr. Bernhard Wessling曾在中国生活了13年,回到德国之后,他将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写成了书《Here they call me Laowei》。 

导读

一位德国化学家,在中国能做什么?

一位德国企业家,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

一位德国自然学家,数十年来自费保护鹤类,他是怎么做到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为何会成为他生活的智慧?

本期访谈中,Dr. Bernhard Wessling先生向我们讲述了他从2005年到2018年在中国的13年生活经历。

您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在我去中国之前,我已经对中国有了一些了解。

真正开始在中国生活的五、六年前,我曾去过中国。当时因为和长春化学科学研究院有联系,我去过几次长春,还去过内蒙古。我对中国的第一印象主要是中国到处都是高楼鼎立的大城市。长春,北京,深圳,这些都是大城市。

最后当我到了深圳,我了解到深圳当时有一千多万人口,后来发展到两千多万人口。但有趣的是,有朋友告诉我,当北京人、上海人谈论起深圳,他们会觉得深圳只是个村子。

对我来说,深圳可不是一个村子,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当我到深圳,那里的人口密集度、交通、文化等都让我很震惊。

初到深圳,我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找住的地方。最后,我选择住在南海玫瑰园,在深圳蛇口港。从我的阳台,我可以看到深圳湾。

我的第一个足球队创建于蔚蓝海岸,有一半的队员现在还住在蔚蓝海岸。向窗外望去,深圳湾公园非常美,这个公园是2016年夏天才新建的。在那,人们可以沿着20公里的海岸线散步或者骑行。这非常有助于我平时自我放松,来抵抗我有时对大城市的恐惧。我在深圳发现了很多公园,比如仙湖植物园等,都非常的漂亮。

关于语言学习,您为什么开始学中文?

生活上,我想真正地在中国生活,而不仅仅是为了工作。所以我学中文的明确目的是为了交中国朋友,而且很多中国朋友也鼓励我学习中文。学习中文以后,我去各地旅游从来不带口译,不然就不好玩了。

工作上,为了方便跟客户真正地沟通交流,和客户建立真实深入的关系,因为我发现很多客户的英文水平很有限。

比如当客户向我们介绍巨型机械设备的时候,这些机械设备是用来生产电路板的,客户用英文来介绍机器是如何运作的,如果我不提问的话,是非常难理解的。而且我在中国工作时,每周要出差4天,无法想象随时都得带着口译。

其实驱动我学习中文的最真实的原因,是我在深圳南海玫瑰园住的时候,一起踢足球朋友们天天鼓励我学中文,当然也因为他们的英文非常有限。

不过,如果我不是被迫去中国解决严重的技术问题,我可能不会学中文。 第一年,我们遇到一个在德国远程无法解决的技术问题。我的经理们去了好几次中国,都无法解决。最后我把他们都解雇了,孤身一人到中国去解决问题,因为如果我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我就会面临破产。

在此之前,我有一些日本客户。我试着学了日语,我的日语水平可以达到简单的交流水平。但后来我学了一点中文之后,日语就全忘光了。

我花了好多年,才能做到自由用中文进行演讲,无论什么主题,甚至科技主题的演讲。

我现在持续学中文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巩固我的中文水平。之前我投入了很多时间去学中文,非常努力学习中文语句之间的联系,但是有时候也会很迷茫。到现在我回到德国,发现我的中文在一天天退步。

说起外语学习,我有个有趣的经历,我除了会英语,从高中的时候就可以流利地讲法语,流利到我甚至可以毫无准备地用法语在法国大学进行学术主题的演讲。我认为我的法语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但当我在深圳的时候,我遇到一些法国人,我走过他们,听到他们好像迷路了,我认为我可以帮助他们,我问他们,“我可以帮助你们么?”他们很迷茫地看着我,我发现我对他们说的是中文。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法语已经完全不会说了,已经完全被中文取代了。

2016年,我和我老伴去法国旅游,我发现我很难完全不说中文去说法语,我的同伴总是提醒我,你又在说中文了。

你在中国的13年中最难忘的三个瞬间或者事件是什么?

第一件事是,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经过深圳市中心、蛇口和南山之间的路,我拍下了奥运火炬传递中的照片。

朋友都惊讶地问我,你是怎么拍到这张照片的?我们就在这里面,我们都没有看到火炬。我说,你需要知道火炬传递的路线,然后去看。


第二件事是,我在中国的最后三年中,进行了三次自己设计的长途自驾旅行, 我带着一个完全不会英语的司机,告诉他要走的路线。我的伴侣Katrin和我一起,她总是对我说,别把我丢在这,我会走丢的, 别人都完全听不懂我说什么。我说,放心,我不会把你丢在戈壁沙漠的。

三次旅行,分别去了甘肃、青海和云南。

在甘肃,我们住在离戈壁沙漠非常近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就住在戈壁沙漠里。我最难忘的是在青海戈壁沙漠中意外发现了一群普氏野马,让我非常感动。我可以非常近距离接触野马,其中小马吃奶的场景,让我十分触动。

第三个让我难忘的瞬间是在青海湖。

我们在那里呆了很久,不仅是为了去感受大自然,最重要的是为了寻找黑颈鹤。找到黑颈鹤非常困难,它们非常大,脖子很长。

我们最终找到了它们,但是我们离得非常非常远,因为如果直接走过去,它们就会被吓跑,我们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所以我们决定步行从湿地中间走过去,绕过牦牛和羊去接近黑颈鹤。我的朋友们都很害怕,因为黑颈鹤太大了,不过它们都很友好。最终我们得以靠近了黑颈鹤。这之所以是我第三个最难忘的瞬间,是因为这实现了我近三十年的一个梦想。

您从不参加旅行团吗?

是的,我每次旅行都只是和我的伴侣一起,再加一个司机,我来设计旅行的路线和做计划。

每次旅行,我都只会选择三个地方,去充分感受这些地方,每个地方会多住几天。我最好的中国朋友,我的第一个员工对我说,你应该去这里,去那里。我说,不,我只选择三个地方,一个地方呆上三四天,去充分体会那里的景色。她说,这样我会错过很多很多景点。我觉得,是的,我会错过一些景点,但是这样我可以在青海湖住好几天,这是多么难忘的体验。

从您的讲述中,以及我读您的书的时候,我感受到您对大自然有强烈的爱和感情,您对大自然感情是由何而来?

我小时候住在农村,少年时期我长期处于重度抑郁情绪。为了摆脱抑郁,我常常去我家乡唯一的一个森林,去接近大自然,体验大自然。我发现一种让我放松的方式就是发现、观察、研究鸟类,比如去观察鸟的习性和生活。

谈到抑郁,有很多疗法去干预抑郁以及治疗抑郁和缓解压力,比如自然疗法,运动等。

您谈到运动疗愈,我很喜欢踢足球。我在中国的时候压力非常大,几乎每天出差,平均每天工作16个小时。但在周六、日,甚至周三晚上我都会去踢足球,我参加了有三个足球队。周末我会用一天的时间,独自在仙湖植物园呆一天,这确实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

您邀请过全球队的人到德国汉堡来,那是怎样的故事?

2016年,经过漫长的计划,球队的人终于决定来德国旅行。而且他们接受了我的建议,不是七天玩十二个城市,而是七天只去了三个不同的地方。

其中一个是我的农场,另一个是仙鹤之旅, 还有一个是吕贝克。他们会花一天的时间呆在我的农场,在自然保护区徒步,看到了我现在窗外的景色。

您认为中国经历带给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您最大的得与失是什么? 

首先我想在中国真正生活,而不是熬日子熬到我回德国。
1.永远不要给自己设限。

那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日子。周一到周五,我每天要工作12至18小时,甚至周六日也要工作5个小时。我学会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第一年,我和我的客户的关系极其复杂。

随着我在中国生活的时间长了以后,更加了解了我的客户,中文也说得更好了,处理工作和客户的关系就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了。不设限不仅仅表现在工作上,更体现在我的交友和运动上。

2. 我的中文越好,我就能更好地和朋友们交流,了解他们的家庭。在中国,我有三个干孙子,其中有一个我从他出生看到他长大,现在他15岁了。

3. 我的视野更开阔了,极大改变了我对中国的看法。关于人、历史、文化、近期发展,甚至政治。

4. 有一个改变更是我没有想到的,当我到中国的时候,我已经50多岁了,我才开始学习中文。到后来我居然可以用中文自由交流。

对于失去,我认为我没有任何损失。

我还想跟大家分享我在深圳亲近自然的成果。我在深圳湾拍到的黑脸篦鹭,是非常罕见的鸟类。有一半的黑脸篦鹭每年冬天都会到深圳湾,还有一部分会到香港。

我曾经在一次新年年会上问了很多同事,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是什么鸟。我告诉他们要走出去,走到大自然中。大自然就在我们身边,深圳就有。

您已经回到德国汉堡了,您现在在做什么呢?

我给你看下我窗外的景色,这里是自然保护区,我居住在汉堡附近的农村。

这个自然保护区是我在40年前建立的鹤保护区,当时用来保护第一批来汉堡的鹤。我在那个时候组织了一个保护鹤的项目,我在业余时间研究鹤。后来我写了一本书“Der Ruf der Kraniche 《鹤声清远》,出版于2020年3月。

12年前,当我还在中国时,我投资了一个有机农场。从2017年开始,我作为两个合伙人之一开始经营这个农场。

现在农场发展越来越壮大,有60名员工,2个地点,450公顷的租地,有5个我们自营的有机商店, 很快将会有第6个,其中4个在汉堡。 

我继续进行科学技术研究,在原来还未很好完成的(防腐蚀方面)技术上,开始了一项具有巨大潜力的应用领域的研究。现在,我和一家印度公司,重新开始这项技术研究,打算制造一种高效防腐材料“有机金属”。 

生活中,我和我的人生伴侣总共有7个孙子。不过没有一个是和我俩有共同血缘的,她有5个,我有2个。我们有时需要去照顾我们的孙子。

您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农场么?是卖产品,还是卖会员?

都有,我们主要卖会员。社区合作模式,每个会员都有一个小储藏室,多个会员组成一个小组,每周我们都往他们的储藏室里送东西。

我们有6个商店,卖很多有机产品,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生产的产品。卖各种有机蔬果,还有米、牛奶、芝士、肉之类的产品。我们的农场在Katendorf。会员不会被强迫购买丰收的产品,不过作为会员不能什么丰收的产品都不买。

会员可以订购全部丰收产品,也可以定一半的产品。比如会员只订购纯素食的产品,或者你只买蔬菜部分。但是,如果你想买全品类的丰收产品,你需要每月支付25欧的会费,他就可以得到农场全品种类的丰收产品,并且可以持续支持农场,不过每个人还是都会买其他的产品。

您在中国的时候,创立这个有机农场的动机是什么?

创立这个农场的初衷是保护环境,另一个是投资的目的。

12年前我就想到了,12年后我就70了,我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我在想我退休以后干什么,而且德国的退休金不足以支撑我的生活。

我在2019年投资农场,那年正好赶上金融危机,我虽然有足够支撑我下半辈子的资金,但是如果把钱存到银行,或者投资公司股票,或者投资房产,如果遇到金融危机,我可能会损失很多资金。同时我也在想,哪怕遇到金融危机,银行破产了,我的钱全没了,我还能到我的农场,取一些土豆,一些奶酪,一些牛奶回家吃。

您想对现场的留德华在德国的生活提供哪些建议呢?

1. 让自己深入了解德国

德语,德国朋友,不要仅仅接触工作或者学习中认识的德国人。更要通过兴趣爱好、运动中去认识更多的德国人,不要总是跟中国人在一起玩儿。我从来没想到我能在中国呆13年,但是在中国的时候,我想真正的去了解中国,生活在中国,认识了好多中国朋友,和中国朋友一起了解中国。

2. 不要只去城镇或去城堡,要多走近大自然。

比如你知道这里有多少种鸟么?多走进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山川、海滩,甚至泥滩。去那些世界独一无二的景观,多去徒步。

3. 德国跟中国比非常的小,多去去其他欧洲国家。

例如法国、意大利、瑞典和挪威等。特别推荐冰岛,有独一无二的景色。

4. 不要从中文或者德语书中了解德国,要自己去亲身去探索。当我到了中国才发现中国跟书里写的完全不一样。

更多关于@老卫的信息

www.bernhard-wessling.com

这里你还可以找到我的自传,介绍我在中国的经历 :(2011)这里他们叫我“老卫”

后续我们将有更多的活动,欢迎大家关注和支持。感谢各位!
文中表达仅代表嘉宾观点。
文案:田菲
海报:虹桥
活动组织:忆南
主持:钱女士
视频剪辑:李媛
排版:渔翁


海外大咖说 往期回顾



更多活动可以在微信号中回复“ 活动 ” ,期待你的参与!

Jia
Ru
Wo


Men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

313 thoughts on “海外大咖说 | 德国CEO、化学家:在华十三载

  1. An excellent crypto project that has a strong team behind it: Diminutive Coin. It is based on the HMQ1725 algorithm and is designed for maximum security and Peer 2 Peer digital payment. Not to mention, its maximum supply is only 200,000 coins (currently valued at $1 and still rising). Join Diminutive Coin at https://discord.gg/DvD7CC48TD

  2. Pingback: buy viagra boo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