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一首诗,一句话,深深打动过你?

点击上方“蓝字”,发现更多精彩。    
德国华人书友会
书友讲坛(总第177期)
主题:诗词分享
时间:
2021年04月11日德国时间10: 30-11:30
(北京时间17:30-18:30)
形式:ZOOM 演讲


转眼之间,又是春天,即便年年春天,却有着不同的“脾气”。德国今年的四月天可谓是印证了那句谚语“April macht was er will”(任性的四月)。
天气的强烈变化让人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冷暖,变化无常。即便天公不作美,却丝毫没有影响诗友们吟诗话词的雅致。
让我们一起听听,这个初春的周日,诗友们的分享吧。

01

死亡与孤独
分享者:妍妍
如何解读死亡?妍妍选择了陶渊明的《拟挽歌辞三首》的第三首为我们阐释。
本诗是陶渊明假想自己死亡后的场景而作,表达了诗人对于死亡的思考。“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作为本诗的结束句,是让分享人最有感触的部分
诗句的大意是,出殡以后也许家人还会因为自己的逝去而哀婉叹息,但是其他人也许已经欢歌笑语过着各自的生活了,那死后的人又会去哪里呢?也许是以另一种生命形态继续存在着吧,就如同一座山一样,兀自伫立。
言语至此,妍妍不由地想到了到另外一首让她感动的英文诗,大意是“什么是死亡,我怎么会死去呢?我只不过是化作了一丛玫瑰在你每天经过的公园长椅旁边吐露芬芳。” 
在这首诗中,死后的世界似乎是一件可约定可计划的事儿。不同的是,在中华文化里,死亡却似乎一直是讳莫如深的存在,这也许和儒学所谓“未知生 焉知死”相关,死亡被看作是壮烈的,带有着强烈的“留取丹心照汗青”般的精神含义。
回到《拟挽歌辞三首》,陶渊明对死亡的认知可以说是超脱于上述两者的,他寻求建立一种具有积极含义的意识形态,一种对未知世界浪漫的解释,一种不忌讳,不轻慢,不恐惧的处世态度。
的确,在万物复苏时刻,“死亡”是一个突兀的话题。在过去的2020年,那些每天在荧屏上跳动的因疫情死亡人数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不幸逝去的个体,谨此以这种方式为那些数字背后的人做个简单地纪念。 

《拟挽歌辞三首》其三
作者:陶渊明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嶕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关于困扰人类千年的古老话题“孤独”,妍妍选取了广为人知的两位大文学泰斗——我国的苏轼和德国的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杰作。
苏轼的《定风波》记录的是1082年的早春,词人与朋友春日出游,风雨忽至,朋友深感狼狈,苏轼却毫不在乎,泰然处之,吟咏自若,缓步而行。“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份自信让人怎不叹服!

《定风波》
作者: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800多年后的1905年秋天,黑塞在自己的诗文《Im Nebel》中传递出来别样的孤独的意味。这首诗给人的感觉更多是宗教背景下充满悲伤的禁欲和自省。
妍妍为该诗制作了译文,在此与大家分享。

Seltsam, im Nebel zu wandern!
Einsam ist jeder Busch und Stein,
Kein Baum sieht den andern,
Jeder ist allein.
Voll von Freunden war mir die Welt,
Als noch mein Leben licht war;
Nun, da der Nebel fällt,
Ist keiner mehr sichtbar.
Wahrlich, keiner ist weise,
Der nicht das Dunkel kennt,
Das unentrinnbar und leise
Von allen ihn trennt.
Seltsam, im Nebel zu wandern!
Leben ist Einsamsein.
Kein Mensch kennt den andern,
Jeder ist allein.
——《Im Nebel》作者Hermann Hesse
大异乎,于雾中徐行!
草木山石,兀自伫立,
树亦嶂目,不见近邻,
林间众生皆孤独。
于我生活之光明处,
常有友人围绕,言笑晏晏,
此刻,雾湮四野,
四望无物。
不识这幽暗,则不可言灵慧,
万籁俱寂,使吾隔绝,
雾中此身,无可逃脱。
大异乎,于雾中独行!
人本孤独。
我亦嶂目,人不可知,
人世皆孤独。
——译者妍妍
在妍妍看来,苏轼的词传达之意更贴近于解决自我与自我内心的关系。处于弱冠之年,桃李年华的少年的内心中自我或许就是全部的世界,那种落拓不羁的态度可以用如今的流行语描述——我活成了想要的样子;黑塞的诗探讨的更多是本我与他人的关系。
这首诗很容易让人想起萨特的那句名言“他人即地狱”。三十而立,生活里有很多时候要面对自己与他人的关系。
往往人是不能期待有一个所谓的“他人”的存在,一个可以完全理解自己,完全托付与依赖,永远相守的“他人”。当从灯火辉煌处转过身去,仍然能在暗夜中踽踽独行的,才是生活里英雄。妍妍赞同孤独是生命的底色,你呢?
此外,妍妍还介绍了青年学者黄晓丹的书籍《诗人十四个》。相比传统经典的诗评诗品,该书重点对诗词美学进行了阐释。
该书首先回答了一个我们现代人疑惑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还要读古人的诗词?黄晓丹女士解释到,穿越了百年千年的诗词使得我们和古人依然可以共享一个文化世界,和前人的世界形成一个对照。
纵然世界经历了千变万化,我们也依然可以从诗词中为我们所处的现实中的问题找到可以参考的智慧和经验,例如人类的一些终极问题,如死亡,孤独,自由和无意义。
作者在书中将十四位诗人以及其作品进行两两对比,打破了时间和风格的界限,旧诗新读,温故知新。

02

豁达本色
分享者:麟云

麟云带来的是他对苏轼的《自题金山画像》的一些理解和感触。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吐纳的是苏轼心中的那一份豁达与自在。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看似“满纸荒唐言”般地自我调侃,却掩饰不住其豪放本色。
苏轼认为自己一生的功业,不在做礼部尚书或祠部员外郎时,恰恰是在被贬谪的三州——黄州、惠州和儋州之时。
人生处处有荆棘,生命充满失意坎坷,既然那些不幸已经成为过去,对每一种状态和处境就应抱着向前来不纠结的心态。不舍也许才是很多时候人们心态失衡的原因。

自题金山画像
作者:苏轼
心似已灰之木,
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同时,分享人还简短地解释了诗词欣赏技术层面的知识,即如何欣赏诗词的格律。格律简单来讲就是古代写诗时要遵守的格式和规则, 包括字数、行数、句式、音韵。
我们常听到诗词三美,诗里文字带来的绘画美,诗本身格式带来的建筑美,及韵律创造的音乐美
那么这种音乐美具体诗怎么来的呢?在汉语拼音中,一二声是平,三四声是仄,中为可平可仄。平仄和音乐性有关,一平一仄,一仄一平,声调才参差错落,由此带来美感。在四字词中,一三位相对灵活,或平平平仄亦或仄仄平平,重要的是第二字和第四字平仄必须相反,成语中就有大量应用。
五言诗就相当于一个四字成语,后面再加一个字。所以前面四个字要遵守平仄相反,也就是第二个字和第四个字必相反,或平仄或仄平。
例如诗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流”中,“日”和“山”是仄平,“河”和“海”是平仄。诗里两句为一联,第一句叫“出句”,第二句叫“对句” 出句和对句,第二字是要相对的,例如前述诗句中的“日”和“河”就是仄平。
接下来还有一个规定诗出句的最后一字必须是仄,如例子中的“尽”。遵循这个规律,出句为仄对句则平。如果是中平起头,则中平中仄仄;中仄起头,则中仄中平仄。诗词的规定当然比这复杂的多,以上只是一些最基本的一些规定。相比格律,韵脚的规定就简单很多了,韵脚就一句话:押句子的最后一字,平押仄不押

03

从容
分享者:罗本豪
第三位分享人为我们带来了一首现代诗——痖弦的《如歌的行板》。由于时间限制,分享人重点分享了最后一段:“世界老这样总这样:——观音在远远的山上 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这段文字似乎是在告诉我们,无论崇高如观音,还是危险如罂粟, 他们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正如黑格尔的名言:“存在的也就是合理的。”
该诗为读者描绘了不同的生活状态,当你觉得生活匆忙,不舍,不尽兴的时候,也许可以尝试让自已的步伐更从容一点儿,尝试想一想,“阳台、海、微笑之必要。”

《如歌的行板》
作者:痖弦
温柔之必要
肯定之必要
一点点酒和木樨花之必要
正正经经看一名女子走过之必要
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码认识之必要
欧战,雨,加农炮,天气与红十字会之必要
散步之必要
溜狗之必要
薄荷茶之必要
每晚七点钟自证券交易所彼端
草一般飘起来的谣言之必要。
旋转玻璃门之必要
盘尼西林之必要,暗杀之必要,晚报之必要。
穿法兰绒长裤之必要,马票之必要
姑母继承遗产之必要
阳台、海、微笑之必要
懒洋洋之必要
而既被目为一条河总得继续流下去
世界老这样总这样:——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
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04

朗诵的趣味
分享者:宋慧
第四位分享者是时间精准计时人宋慧大哥, 他朗诵的曾卓的《有赠》让我们饱足了耳福。宋大哥也为大家支了一个小妙招,如果你为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困扰,那请尝试诗朗诵吧!
《有赠》
作者:曾卓
我是从感情的沙漠上来的旅客,
我饥渴,劳累,困顿。
我远远地就看到你窗前的光亮,
它在招引我――我的生命的灯。
我轻轻地叩门,如同心跳。
你为我开门。
你默默地凝望着我,
(那闪耀着的是泪光么?)
你为我引路,掌着灯。
我怀着不安的心情走进你洁净的小屋,
我赤着脚走得很慢,很轻,
但每一步还是留下了灰土和血印。
你让我在舒适的靠椅上坐下,
你微现慌张地为我倒茶、送水。
我眯着眼,因为不能习惯光亮,
也不能习惯你母亲般温存的眼睛。
我的行囊很小,
但我背负的东西却很重,很重,
你看我的头发斑白了,我的背脊佝偻了,
虽然我还年轻。
一捧水就可以解救我的口渴,
一口酒就使我醉了,
一点温暖就使我全身灼热,
那么,我有力量承担你如此的好意和温情么?
我全身颤栗,当你的手轻轻地握着我的,
我忍不住啜泣,当你的眼泪滴在我的手背。
你愿这样握着我的手走向人生的长途么?
你敢这样握着我的手穿过蔑视的人群么?
在一瞬间闪过了我的一生,
这神圣的时刻是结束也是开始,
一切过去的已经过去,终于过去了,
你给了我力量、勇气和信心。
你的含泪微笑着的眼睛是一座炼狱,
你的晶莹的泪光焚冶着我的灵魂,
我将在彩云般的烈焰中飞腾,
口中喷出痛苦而又欢乐的歌声……

05

静谧的回忆
最后的分享的诗作是张枣的《镜中》。诗句“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作者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沉浸于无比安静的回想中。
这里的梅花也许是雪,也许是泪,也许是梅花本身。“南山”也是一个积淀了数不清的古典文学经验的意象。这个“南”字带让你感受到多少阳光和温暖的感觉!回忆,无论甜美苦涩,回头看都是喃喃细语的温柔融化在心里。

《镜中》
作者:张枣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涩。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结束语

不知,亲爱的读者,是否有一首诗,一句词深深地打动过你?
诗是一首歌曲,是一幅画卷,是一段历史,是一个故事;诗可以是一切,一切又可以化作为诗。历史长河漫漫,那些冗词赘语或许终将被淡忘,但浓缩着“精华”的诗句或许将永久被传唱。
千言万语道不尽,万紫千红春又来。待到春花烂漫时,望与君再续佳话。
以上就是本次分享的主要内容。后续我们将有更多的活动,欢迎大家关注和支持。感谢各位!
文中表达仅代表嘉宾观点。

本次活动为德国华人书友会职场交流群线上分享活动,我们会定期邀请嘉宾进行圆桌讨论。欢迎在德国已经毕业、工作的朋友扫描下方主办人二维码加入我们一起解决职场难题。

本群只针对已经在德国毕业工作的朋友,好友申请请备注 中文真实姓名-行业或公司-城市



总结:康宁
美化:徐迅
排版:赵免免

特别鸣谢活动赞助Barmer公保

书友会更多活动可以在微信号中回复“ 活动 ” ,期待你的参与!

Jia
Ru
Wo


Men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平台的同名频道找到我们: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人书友会

Author: DCBC Team

147 thoughts on “是否有一首诗,一句话,深深打动过你?

  1. Hi there I am so glad I found your webpage, I really found you by error, while I was browsing on Google for
    something else, Nonetheless I am here now and would just like to say kudos for a tremendous post and a all round exciting blog (I
    also love the theme/design), I don’t have time to read through it all at the moment but I have bookmarked it
    and also added your RSS feeds, so when I have time I will be back
    to read more, Please do keep up the fantastic wor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